【欲海沉沦之娜娜】(06)

    第六章 被性虐的娜娜。

    娜娜回到家,打开门,客厅中一片漆黑。她摸索着把灯打开,回身关上门,

    把肩上的挎包挂在架子上,弯下身去准备换鞋。

    「怎么这么晚回来?你干什么去啦?」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

    娜娜吓了一跳,身体不由的一颤,抬头看去,才发现男友于雷正直挻挺地坐

    在沙发上,一脸阴沉地盯着她。

    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显然于雷在那里坐了很久。

    「你怎么坐在那里也不开灯,吓了我一跳。」娜娜惊魂未定地拍了拍饱满的

    胸脯,换好鞋走到于雷面前。

    「少他妈和老子废话,你说,为什么这么晚回来,穿的这么性感是不是发骚

    出去勾引野男人了?」于雷突然像暴怒的狮子一样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掐

    住娜娜的脖子,眼中闪烁着野兽一样的残忍和狰狞。

    娜娜被于雷疯狂的反应吓的手足无措,徒劳地用手去掰于雷掐住自己脖子的

    大手,脸色涨的通红,一股窒息的感觉让她一瞬间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眼前的一切变的模糊起来,大脑中变的一片空白,「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原来并没有那么可怕」。

    不知为何,娜娜发现自已心里的恐惧一扫而空,反而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底

    滋生,她甚至渴望可以在这种状态中多保留一会,让她可以多感受一下恐惧之后

    那种奇异的愉悦感。

    于雷看到娜娜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了甜蜜的笑意,顿时像放踩了尾巴的

    狼一下,双眼一下变的血红,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残忍和扭曲,一手掐紧娜娜的脖

    子,一手握拳疯子一样不停击打娜娜柔软的腹部。

    剧烈的疼痛像浪潮一样袭来,娜娜眼前一阵阵发黑,强烈的室息感和腹部剧

    烈的疼痛混合在一起袭向她大脑中每一根神经,她的身体下意识地蜷缩成一团,

    像一条被扔进油锅中的虾子一般。

    疯狂的殴打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娜娜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上,不知道是疼痛到了极致就会转成另一个个极端,化做甜美的愉悦,还是于雷

    这次疯狂的施虐激发了娜娜体内潜藏的受虐因子,此刻的她,心中没有丝毫的怨

    恨,体内反而充斥着一种从末有过的舒爽快感,这种感觉就像性高潮一样令她回

    味和痴迷。

    娜娜动了一下身体,软绵绵的身体提不起一丝气力,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高

    潮般的体内还残留着那种甜美的快感,以至于她有点苍白的俏脸上布满了病态般

    的潮红,最让娜娜感觉羞耻的是她的下身竟然有了性冲动,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

    穴一片泥泞,渗满了淫荡的津液。

    瘫坐在沙发上的于雷呼哧呼哧喘息了一阵后,从沙发上起身到卧室中翻出几

    根绳索,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情趣物品。走到了娜娜身边粗暴地剥光她的衣服,

    只留下一条开裆的黑色连体裤袜。

    娜娜顿时明白男朋友在打什么主意,只不过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恐惧,反

    而在心底深处隐隐有些期待,但是她没有让自己的情绪显露出来,因为她明白,

    只有自己表现的越屈辱,越害怕,越柔弱无助,才越能满足男人心中的野兽一般

    暴虐变态的心理欲望。

    于雷显然被娜娜柔弱惊恐的表情所骗到,脸上挂着一丝得意和征服的满足感,

    他先拿了一个按摩器塞进娜娜阴道中,并调到了最强档外加脉冲电击,然后熟练

    地将娜娜捆绑起来,他的捆绑很有技巧,是专门从一个变态淫虐的网站上学来的,

    于雷用绳子先在娜娜脖子上紧紧地绕了一圈,然后将绳子合成双股拉到胸前,并

    在锁骨联合处,乳沟,上腹部及耻骨上缘连打四个结,接着又将绳子由前向佢从

    两腿间穿过拉到背后,并刚好使其紧紧地嵌入大阴唇内并抵住按摩器以避免按摩

    器在娜娜挣扎时滑出体外。

    接下来于雷将绳子打了个结,接着又把绳子分成两股从两侧腰间绕向腹部并

    在分别勾住上腹部及耻骨处两绳结间双股绳索中的一股后又调头绕回到后腰部打

    了个结。

    如此这般,于雷又在娜娜乳房上下两缘做了同样掴绑,最后又将绳子从背后

    拉到颈部并在脖子上缠了一圈打上结。

    这样一来,娜娜胸前自上而下的双股绳索由于四个绳结关系被勾拉成三个菱

    形,加上乳房上下两缘及腰部的三道绳子,娜娜如同穿了一件由绳子组成的网状

    背心,而且由于绳子的压迫,娜娜本就巨大乳房显的更加丰满挺拔!看着娜娜被

    绳索紧勒而显的更大更挺的雪白奶子,于雷淫猥地拔弄着娜娜的乳头,直到它们

    在强烈的刺激下勃起挺立。

    「还真是个骚货,这样的情况下还会发情,奶头都翘了起来,看看,骚穴也

    这么湿了,既然你这么敏感,我就让你更敏感一点。」于雷从拿出的那堆东西里,

    拿起一个针管,对准娜娜雪白的大屁股扎了下去,将里面的药水推进娜娜体内。

    娜娜心里一跳,想起那是于雷特意从网上购买的催情药水,没想到他会现在

    用在自己身上。

    「你不是喜欢暴露吗?今天我让你暴露个够。」于雷阴沉地一笑,一把抓住

    娜娜的长发朝阳台上拖去。

    站在阳台上,漆黑的夜空中已经亮起了万家灯火,对面的楼房和阳台相隔并

    不太远,只要留心,从对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阳台这里。

    「呜……呜……」娜娜使劲摇晃着身体,但却发现自己除了能扭扭屁股之外,

    根本动不了分毫。那女人最隐秘的部位,那鼓起的下阴上乌黑浓烈的嫩毛,那一

    条狭长的狭谷,女人温柔迷人的花瓣,在大大分开的两腿间,毫无遮掩地暴露出

    来。

    对面的楼房里,已经有一些人正探头向这边望来,似乎在指指点点着什么。

    「不要看……」娜娜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涨红着脸,痛苦地闭上眼睛。

    自己……自己的身体,真是放在这里任人参观了。自己性感的肉体的每一个

    隐私的部位,任何人现在可以任意地欣赏品评……娜娜打着冷战,但脸上却热得

    发烫。

    「娜娜……你这个样子好美。」于雷用贪婪的目光视奸着她赤裸的胴体,颤

    抖着声音,在娜娜耳边低语。

    「于雷,求求你放开我,会被对面的人看到的!」娜娜想到自己以后被认出

    的场面,心里真的有些慌乱了,虽然她会配合男朋友去做一些暴露的事情,但是

    却不愿让熟悉的人认为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娜娜,你……你真的好美……」于雷仿佛充耳不闻,只是一脸狂热地抱着

    娜娜雪白的一条大腿,埋头亲吻着。

    「老公,不要这样,我们快进屋去吧,到房间里你怎么玩我都行」。

    「不,我更喜欢当众玩你!把我的肉棒深深地插入你的阴户里!」于雷面带

    着诡异的微笑,脸伸到娜娜的脸前十公分处,大声说。

    「不行……你疯了……会被熟人看到的,以后我们怎么在这里住下去!」娜

    娜着急地喊道,使劲挣扎着,脸上都涨得赤红了,可是换来的只是于雷阴阴的淫

    笑。

    「你看,对面和下面的路上这么多人,是不是很刺激?」于雷的手掌慢慢地

    摸上了娜娜丰满的乳房,轻轻地抚摸着,一边挤压着那两团高耸突出来的乳肉,

    一边用指头轻轻揉捏着那两颗可爱的红葡萄。

    「呜……别这样!」娜娜哀求着。突然身体一阵激凌,暖洋洋的感觉迅速散

    布到全身,被玩弄的两只乳头立刻硬了出来。

    「哦……」娜娜难受地扭了扭屁股。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刚才打

    的那一针吗?。

    「真漂亮……」于雷赞叹着娜娜的肉体,双手继续玩弄着她的乳房,头趴了

    下去,对准娜娜高高撅起的阴户,亲了一口。并把里面塞着的按摩器取了出来,

    看着里面涌出一股股淫水来。

    「啊…于雷不要……放开我……」娜娜身体猛的一抖,带着哭声叫了出来。

    可是,于雷并没有放开她,反而用嘴唇轻轻摩擦着娜娜阴唇两侧,伸出舌头

    来,在那条迷人的肉缝上扫刮磨动着。

    「真的别这样……于雷……放过我吧……碍…啊碍…不要碍…」奇异的快感

    一波接一波地快速射击着娜娜的脑部神经。娜娜拚命地扭着屁股,也不知道是为

    了逃避于雷的亲吻,还是为了迎合他。

    对面楼房窗子里,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孩正似乎透过玻璃向阳台这

    里张望着。她们看到自己悲惨的样子了吗?。

    娜娜羞耻地呻吟着,赤裸的大屁股不听使唤地颤抖着,身体上每一根细梢的

    毛细血管似乎都在急速地膨胀着,暖洋洋地既舒服又难受,她自己也无法说清楚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啊…住手……」娜娜绝望地哀叫着,她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彷佛地急促地收

    放着,阴户的表皮里血液正热切地滚腾着,一种几乎令她昏厥过去的暖流充斥着

    她敏感而又脆弱的羞处,很快地,她感觉到似乎有烫热的液体正沿着自己的阴道

    缓缓流出。

    「不要这样……」娜娜竭尽全力大声哭了出来,胸前两颗坚硬似铁的乳头在

    于雷手指的挑逗下,轻轻地颤动着,麻痒的感觉不可竭止地传播到整只乳房。

    「住手……啊…啊…大力一点……碍…痒……」娜娜渐渐地忘记了自己身处

    何方,此刻,两只丰满坚挺的巨乳,好像正被小虫从里到外咬嚼着一下,痒得无

    法忍受。娜娜痛苦地扭动着身体,渴望着男人的手掌来爱抚。

    「娜娜,想要我狠狠地揉捏你的大奶子吗?」于雷淫笑着道。

    「不……啊…」于雷的话像一股电流冲击着娜娜的脑部,正在迷失中的神智

    恢复了一点正常,她顿时为自己刚才淫荡的话语羞惭不已了。

    但,体内的暖流继续在撞击着娜娜心理最后脆弱的防线,她的呻吟声越来越

    响,身体扭动得越来越燥乱,被绳子紧紧勒着的一对雪白的丰乳,正慢慢地变得

    紫红起来。

    「告诉我,你是一个淫贱的婊子,你要男人,你要男人!」于雷手掌不着痒

    处地抚摸着娜娜双乳的轮廓,轻轻地绕着乳球的外侧划着圆圈,感受着那光滑坚

    挺的可爱乳肉的甜蜜触角,从乳球底部的绳子附近,慢慢绕到乳峰上,在乳头四

    周轻轻搔着,却不触碰到那两只现在已经敏感异常的乳头一下。

    「啊…不是的……啊…啊啊啊…」娜娜放声大哭着,男人的抚摸不仅没有消

    解半分她体内的痕痒,反而更加触发着她行将爆发出来的淫欲。她拚命地遏制着

    自己的喉咙,不让自己承认那下贱的侮辱,她只好更亡命地哭叫着。

    「说,你要男人!你要男人……要男人……你要男人……」于雷用低沉而温

    柔的声音诱惑着她,每说一句,舌头就猛舔娜娜的阴唇一下。

    「呜……别这样哇……啊…于雷我求你了,别这样……」娜娜有点失神的眼

    光扫过阳台外,对面似乎又出现了更多的人了,强烈的羞耻感贯穿了她的全身。

    我不是这么淫荡的,都是那一针,那药……我不是的……绝对不是……娜娜

    心中拚命地告诉自己。

    别看我,求求你们了……快走!走啊,走啊…不要看……别看……我的身子

    ……我的身子……下面好痒,好痒……好热,我要死了,救我……温暖湿润的舌

    头,拨开着两片充血的阴唇,卷入了女人的阴道。

    呜,好舒服……。

    我要爆炸了。于雷,深一点……。

    是于雷?。

    于雷。

    不!你不能……不能……阿啊啊…呀……呜……柔软的舌头刺激着那一片片

    脆弱的敏感部位,电流般窜动着的快感顺得每一根神经末梢迅速流动到全身。娜

    娜的心窝彷佛已经停止了跳动,彷佛已经不感觉到自己急促异常的喘气……「啊

    …呀……」娜娜屁股猛然抖动了几下,一股暖流顺着痒得发麻的阴道,急冲而出。

    「喔……」于雷显然发现了,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伸长着舌头,沾着娜娜

    的淫液,伸到娜娜的脸上舔着。

    「呜……」娜娜流着泪,身体继续剧烈颤抖着。虽然突然到达了一波前所未

    有的高潮,但身体的痒热感,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成倍地增强。

    「让我死吧……啊…我不行了……」娜娜哀号着,性感的肉体已经脱力了,

    但仍在不停地摇动着,可是难受的感觉,随着身体的继续颤抖,却愈来愈不可忍

    受。

    娜娜不知道,那一针淫药,已经深深植入她的血细胞里面,不停地撩起她的

    性欲。在平时的状态下,它可以保持女人外形的妩媚和肌肤的滋润。而在性欲被

    挑起的时候,哪怕只有一点点,淫药就马上发威,欲望越强烈的时候,淫药发挥

    的作用就越强,到人体达到性高潮时,淫药的功效,也将随之达到高峰,无法抑

    止。

    现在娜娜几乎就要疯了,她现在根本就是一只发情的小母狗。

    无法想像到的强烈淫欲,像潮水般一波波卷向无法挣扎的可怜女人。她那已

    经湿糊糊一片的肉洞口,向两旁悄悄地分开,露出那通往令她欲仙欲死极乐世界

    的通道,她傲人胸前那两个可爱乳头正摇摇颤动着的,汗水湿透了她的全身,顺

    得高翘着的屁股流下。

    于雷的两根手指轻易地插入了娜娜的肉洞里。

    「啊…」娜娜扭动着屁股。

    「舒服吗?」于雷轻轻抽动着手指。他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但他的任务,

    不仅仅是满足娜娜这么简单。

    「嗯……」娜娜羞红着脸,轻轻地呻吟着。

    「再大力一点好吗?」于雷一步步引诱着。

    「嗯……」娜娜屁股努力向上挺着。

    「你里面是不是很痒?」于雷手指使劲挖弄着娜娜的阴道。

    「呜……嗯……」娜娜哭泣着呻吟。对面发现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娜娜把

    脸转过去,现在她只求不让他们看清自己的脸。

    「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于雷突然把手指抽了出来。

    「呜……呜……」娜娜突然更用力地扭着屁股,她已经认命地听任于雷玩弄

    了,可是……「是不是不想休息呢?娜娜!」于雷手掌玩弄着娜娜的阴毛。

    「呜……不……」羞人的话实在无法说得出口。

    「是不要玩你,还是不要休息呢?」于雷脸上露出阴险的微笑,他知道,他

    已经快接近成功了。他要彻底激发娜娜体内潜藏的淫荡本质,让她成为为自己肆

    意玩弄的性玩具,随意奸淫的性奴。

    体内的欲火熊熊燃烧着娜娜的神经,她发现自己已无法完全地控制自己了。

    难道要她亲口承认希望被插入吗?娜娜脸上热得火辣辣地烫。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娜娜喘着气,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在她的心内,是希望于雷能理解她的意思吗?。

    「嗯,那么,我就慢慢地玩你,好不好?」于雷淫笑道,手掌离开了娜娜的

    阴户,揉捏着她光滑肥大的屁股。

    「荷……」娜娜哭得连鼻涕都流出来了,空虚的阴户痒得直钻入心。

    「嗯,这儿好玩。」于雷象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捻着娜娜那充血凸起的

    阴核,轻轻地揉弄着。

    「啊…不要……啊……」娜娜发狂般地尖叫着,身体像要翻滚似的,没命地

    摇晃起来,从那微微开启的花瓣里,流出涌泉般的透明液体。

    「看来你还是很希望我……,对不对?」于雷不怀好意地奸笑着。

    「啊…随你……啊……」娜娜再也无法掩饰内心强烈的渴求,高声呻吟着。

    「那你说:我要!我就满足你!」于雷掏出硬梆梆的肉棒,爬到娜娜身上,

    顶在她的阴道口磨来擦去。

    「呜……呜……」娜娜拚命地扭着屁股,想去迎合着那根肉棒,可肉棒却只

    是一直不离不弃地在那儿徘徊着。

    「说我要……我要……我要……」于雷继续诱惑着。娜娜这个样子,明显已

    经是极为想要了,但如果她不肯亲口哀求,他决不让她满足。

    「呜……我要……」火一般的欲望已经让她无法再矜持下去了,娜娜害羞地

    细声道。

    「你要什么呢?我听不到。」于雷的肉棒轻敲着娜娜的阴部。

    「我要……要你……来……我要……」娜娜颤动着屁股,含含糊糊地娇喘着。

    「是这样吗?」于雷的肉棒轻轻插入少许,停住不动。

    「啊…我要……」被持续挑逗着的娜娜已经情不自禁了,哭着哼哼。欲火已

    经撞破了她心理的防线,但那根本无法满足欲望的插入,只是更为剧烈地燃起女

    人身体内淫荡的火焰。

    「说我要鸡巴!」于雷道。

    「我要鸡巴!」娜娜轻声哼着。

    「大声一点!我要鸡巴!」于雷略为提高一下嗓门。

    「我要鸡巴!我要鸡巴!」娜娜放声大哭起来,像海浪般飞扑而来的淫欲,

    灼灭了她苦苦地支撑了好久的自尊心。强忍了好久的心内症结一经释放,立刻不

    可收拾地放纵起来。不再顾忌的女人高声地淫叫起来。

    「哈哈哈!」于雷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得意地大笑着。

    「你是母狗!」于雷肉棒又轻轻进入一节,笑笑着看着娜娜那因害羞已经被

    满红霞的美丽脸蛋。

    「我是母狗!啊…快……我要……啊…」娜娜失去理智地呻吟着,听任着于

    雷的指挥。

    于雷满意地晃着头,肉棒一下子猛冲入了娜娜阴户的最深处。那紧密温柔的

    肉洞,像吸尘器一样,立刻紧紧地包住那入侵的丑物,似乎像在饥渴地吮吸着它

    的撒下的津液。

    「好舒服……」于雷头上冒出点点汗水。这个清纯秀美的女孩,终于屈服在

    他的胯下了。

    「你看对面,好多人在看着你呢!是不是好兴奋呢?」于雷继续蹂躏着娜娜

    的自尊心,肉棒一边用力捣弄着她那迷人的小肉洞,最彻底地侵入那不可侵犯的

    销魂顶点。

    一、二、三……。

    「啊!啊…」娜娜肆无忌惮地尖叫着,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

    感,前所未有的享受。

    「用力……啊…要死了……啊…」哭声早已停止了,现在有的,只是忘情的

    叫床声。

    「很爽吗?小母狗!」于雷不留情面地侮辱她。

    「啊…」娜娜身体又是猛抖,又一轮的阴精喷射而出。

    「他…的,还真看不出你这么淫荡啊!」于雷笑骂道,兴奋的肉棒加紧冲刺

    着。

    「呜……」一波高潮过后,娜娜稍稍地回过一口气。

    刚才……刚才在于雷面前那样淫叫……娜娜的感受已经不能用羞耻来形容了。

    肉棒继续冲击着布满她全身的淫欲神经,娜娜失神的眼睛呆呆地转动着。对

    面,人似乎已经稀疏了点?。

    刚才……大家都看到我的淫样了……。

    娜娜脑袋嗡嗡作响,收禁不住的泪水哗哗直流。

    「啊!」于雷又一下强力的插入,娜娜舒服地一叫。

    舒服……娜娜全身舒服得无法形容,每个毛孔都舒畅地张开着,被反绑着的

    双手似乎不再感觉到难受,那儿的血流似乎也像平常一样的通畅。她的下体,那

    被男人阳具插入的花瓣里,不停地流出着滚热的淫液。

    娜娜继续流着泪,接受着于雷的奸淫。

    「呼……」阴户里的东西却在发疯般地猛插中,更为涨大起来。

    「啊…」娜娜长长地大叫一声,喷射在她子宫壁上的滚热精液,将她带上了

    今天最高的一次高潮。

    【】 夜色激情小说-Yeses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