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互相帮助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算了?一醉解千愁啊!你难道要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解个几把,说不定愁解不了,还弄得头疼欲裂,上吐下泻的......

  上次谁让你吃庙里的那些贡品呢?都放了几个月了,你还吃!棒子笑着说道。

  算了,不去了。张熊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说道。

  真不去了?

  不去了。

  你可别后悔啊!

  谁后悔谁孙子!张熊不屑一顾。

  这可是你说的啊,棒子神神秘秘的笑着说道,有一个人也去哦,她的名字叫班长哦,她的眼睛像宝石,眉毛像弯月哦......

  草,你不早说!去去去!肯定去!必须去!

  你妈的,变得真快!谁是孙子来着?棒子得意的问道。

  我我我,我孙子,我孙子,嘿嘿......张熊一脸讪笑。

  怎么证明?

  爷爷!

  张熊叫道。

  哈哈......

  棒子晓得前仰后合,得意洋洋的说道,爷爷今儿个心情大好!既然孙子这么孝敬,爷爷就成全你了!晚上八点,土地小庙!

  一言为定,一言为定!谁反悔谁孙子!张熊激动不已。

  ----------------

  为了说服张娟,棒子煞费苦心。

  眼看着平日里一脸无辜加喜乐加傻逼的张熊渐渐变得蔫不拉几地,棒子心里过意不去。可是当他尝试着去安慰张熊的时候,感到说出去的话连自己都觉得无聊。

  节哀顺变吗?简直和恭喜发财一样俗不可耐。

  我理解你的处境吗?理解个屁,自己的父亲没有死,怎么可能理解!

  没事的哥们,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说的话,也太没心没肺了吧?

  早晨的阳光从明亮的窗户里投射进来,斜斜的铺在了张娟的桌上。

  张娟那玲珑的脸庞侧面,让棒子心动不已。

  张熊不是痴迷张娟吗?那么能够点燃他内心希望的,除了张娟,还能有谁呢,还会有谁呢?

  尽管棒子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毕竟不是鼓励张娟和张熊谈恋爱,仅仅是让张娟当一回火把,点燃被雨水淋湿的张熊。

  可是怎么和她说这事呢?

  棒子又陷入了苦恼。

  他和张娟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而张娟似乎也越来越疏远棒子。有一次棒子经过张娟家的门口,刚好碰到出门的张阿姨。

  张阿姨一见棒子就开始怪罪:我说棒子!你咋不来我家了?阿姨啥地方得罪你了?

  没......棒子内心酸涩,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没有的话就常来吗!你们马上就要高考了,娟儿这娃的学习让我担心的很。你的学习那么好,给她辅导辅导。你放心,我又不会让你白出力的,阿姨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酸汤面片!

  好的阿姨,我有空就过来......

  言不由衷的感觉可真不好。

  张阿姨并不清楚他和张娟的关系,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和张娟已经有了刻骨铭心的缠绵。她以为棒子和自己的女儿是和要好的朋友。毕竟两个孩子从小长大,一般都不会朝那方面想。

  即便是女儿和棒子好,张阿姨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张娟呆在屋里,明明听到了母亲和棒子的对话,可是她理都没理。

  她生棒子的气。

  关键是,她觉得棒子不在乎自己,不爱自己。她甚至觉得棒子有些无能,在关键的时候不能替自己出气,更不可能替自己出头。

  而棒子呢?

  反倒觉得张娟有些被宠坏了。

  宠坏了的特征就是不理智,使性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不懂得替别人着想。

  例如数学老师张大胜在侮辱他们两个的时候,张熊挺身而出的刹那,棒子惊出了一身冷汗。

  棒子知道得罪了老师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觉得被人渣老师损上几句问题不大,可是被勒令退学就是天大的问题。

  农村孩子想要走出去,到大城市里面的出路少的可怜,而考上大学是一条大家默认的最好出路。

  虽然张熊的文化课一塌糊涂,但他的体育成绩是全校第一,百米赛跑,他能把其他人摔开五十米。扔个铅球,他能毫不费力的甩出五十米。而引体向上,他随便就是几百个。打个篮球,他能带着个球撞翻一大片,然后不慌不忙的瞄准篮筐,轻轻松松的把篮球丢进去。

  考体院,他十拿九稳。

  问题是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个能耐,更不知道体院也是大学,甚至张熊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体院这样的学校。

  -----------------

  娟儿......

  棒子趁着张娟兴高采烈的和女同学说笑的机会,凑了上去。

  哎呦,某些人叫你娟儿呢!

  就是啊,感觉咋这么不对劲呢!

  班长啊班长,棒子叫你咋叫的这么亲热呢?

  几个女同学不怀好意的笑着打趣,把棒子弄的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娟矜持的说道:人家爱咋叫,那是人家的权利。我答应不答应,也是我的权利,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呀!

  那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呀?女同学异口同声的问。

  你们说呢?

  答应吧!看人家棒子叫的多甜呢!

  哼!你们这帮落井下石的家伙!我就偏不答应!张娟得意洋洋的说完,甩了甩手,扭头就走了。

  几个女同学挤眉弄眼的朝棒子说道:你的娟儿不理你了,你还愣在这个地方干啥呢?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棒子红着脸解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叫习惯了......

  其中一个叫灵儿的女同学反问道:哎呦,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我和你也是一起长大的嘛,你咋不叫我灵儿呢?

  这个......情况不一样,我和你见的少......

  天天见,还说见的少?你吹牛逼不打草稿啊你!

  灵儿说着就掐了一把棒子的胳膊。

  不和你们扯了,我找班长有点事......

  哎呦,怎么有变成了班长呢?接着叫娟儿吧,我们又不是不知道......

  棒子在一群女同学的嬉笑中走了开去。

  待他追上张娟的时候,上课的铃声已经响了。

  娟儿,我有事要跟你说。

  你没有听到上课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你那帮同学实在是太难缠了......

  是吗?我那帮同学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居然说难缠!

  张娟撂下一句话,屁股一拧就准备走了。棒子到了这个份上,也顾不得和她接着冷战下去了,他上前拦住了张娟,顺势抓住了她的小手。

  张熊他爸死了,你知道吧?

  张熊爸死了,又不是你爸死了!放开!张娟生气的说道。

  娟儿,你听我说。张熊这段时间很不对劲。我想这事不用我说,你是亲眼看到的。如果再这样下去,张熊估计就真的在雾村继承祖业了......

  继承祖业?你什么意思?

  跟着他妈妈种地啊!棒子说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张熊不能种地吗?张娟质问道。

  娟儿,棒子无奈地摇头,我今天找你不是为了和你斗气,我是为了张熊。我们都是张熊的好朋友......实话跟你说吧,张熊喜欢你很久了,你不是不知道。

  是啊,我知道啊,喜欢我的人不止张熊呢,还有很多呢,要不要我给你挨个数数?

  我知道。棒子点了点头,你不用给我数,我看的出来,你那么好看,大家有目共睹。我们能不能放下自己,谈谈张熊?

  好啊,怎么谈?

  你棒棒他吧。

  你是张熊的拜把兄弟,你不帮他,找我来帮?张娟眼睛瞪了起来。

  你听我说,棒子解释道,我主要是觉得现在这个情况,我对他没啥用处。但是你不一样。可以说你是张熊最大的希望......只要你愿意出马,我相信他会恢复自信,起码和我们一起熬到高考。张熊的体育成绩一直很好,他要是不放弃,考个体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如果因为家庭的变故而放弃,从此消沉下去,未免也太可惜了!如果你能帮得了他,相信他张熊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好!

  张娟显然被棒子说的有些动心了。

  当然,张娟对张熊没有什么感觉。之前的那些暧昧,说白了是故意做出来气棒子的。

  张娟的心中,唯一的人还是棒子。但不知道怎的,她感觉自己有力没处使,感觉棒子对待自己并非全心全意。

  女性的直觉是敏锐的,也往往是正确的。

  张娟的直觉并没有错。棒子喜欢张娟,这没有错。作为全校最漂亮的女性,他不可能不动心。但是喜欢和爱还是有区别的。

  喜欢一朵花,往往会把它摘下来捏在手心把玩。

  但是爱一朵花,则会替它建立围栏,替它看家把院,生怕被人攀折在手。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