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暗藏杀机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呵呵,一晚上没有睡着,”寡妇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草比草的没睡着。不是担心我担心的没睡着。你应该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啊?我我......你看看你,你这样说,我就觉得冤枉!你说咱俩的关系,那是不分彼此的亲密关系!你说是不是!你也知道的,我老给你舔你那里的,就算你一个月不洗澡,我也能把你的那里给你舔的干干净净的,因为我心里有你,如果我心里没有你,你说我会......”

  村长说着说着,无意间瞥见了站在门口、一脸红晕的小娥。

  他心里暗暗骂自己真他娘的畜生,咋当着小娥的面说这样的话!这话一旦说出来,万一这小娥吃醋了可咋办!

  “这个小娥,你能不能回避回避,我和我的老相好有几句掏心窝的话,少儿不宜......”村长连忙朝小娥挥了挥手。

  小娥楚楚动人的望着寡妇,犹豫不已,不知道走还是留。

  寡妇轻轻的扬了扬下巴,小娥这才悄悄的退出院门,消失不见。

  村长连忙几步跨到寡妇跟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伏在寡妇的双膝上,抬起脸,装做无比可怜的样子望着寡妇。

  “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伤你的心......”

  寡妇痛苦的闭起眼睛。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放在扶手上的双手也在轻轻的颤抖。

  过了一会儿,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对跪在自己面前的村长说道:“我们相识一场,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说的没错,我本来是个寡妇,没男人疼,没男人爱。我只得自己想办法,我不勾搭人家,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没人陪我。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不怨你。”

  “真的?”村长将信将疑。

  寡妇沉重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本来我还想着你没良心,可是事后觉得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而是跟你老婆有关系。撕烂我下身的人毕竟不是你,我跟你置的哪门子气,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大大的是!”村长兴高采烈的点着头。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跟你没关系,我也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你真是我的好女人。”村长快要被感动的哭了。

  寡妇接着说道:“想起我们之前的点点滴滴,我还是很怀念的。也不知道我的下面还能不能长好,反正口子挺大的,这两天愈合了,不咋疼了。我担心的是以后人家男人想弄我的时候弄不成......都是天意,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你老婆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毕竟你不是我男人,你是王晓雅的男人。”

  “你也是我的女人,虽然......”

  “快不要这么叫了,”寡妇摆手说道,“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说句心里话,我以前真的是太委屈你了,老是让你给我舔下面。我心里清楚,下面味道不好闻,sāo哄哄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舔的。你说的对!如果你心里没我,你不爱我,你根本不会给我舔下面。你的好,我也不知道该咋报答。”

  “快不要说了,再说我就要哭了。”村长说道。

  “唉!我本来是个命苦人,好不容易有你的呵护。晚上和你睡觉的时候,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你做,让让你草,我盼望男人狠狠的草我,我也很喜欢你草我时那副满足的样子。可是草完了,总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可能这种失落,是因为毕竟你是王晓雅的男人,而不是我的男人。自己出了事,有了教训,才会慢慢的想起你村长给我的好处。这样吧,就让我回报回报你。”

  “别这么说,你不欠我的。”村长含着眼泪说道。

  “怎么说不欠你呢?欠你的,我下辈子都还不清了。我只能象征xing的为你做点事了。”

  寡妇说完,慢慢的站起身,把村长搀了起来。

  她望着村长说道:“以前都是你帮我舔,今儿个就让我给你舔吧。算是我对你多年以来照顾我的一点回报吧,你也别嫌弃。我的下面还没有长好,今儿个就不能让你草了。但我的嘴巴还是能让你舒服的。”

  寡妇说完,伸手抓住了村长的裤带。

  村长心中既感动又心虚。本来他觉得自己比较过分,王晓雅撕破了人家的下身,自己却眼睁睁地看着人家痛苦的挣扎。没想到寡妇这么明事理,句句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上,不仅如此,而且现在人家还要替自己唆几把,这样的女人真是好女人,甚至比小娥都要强呢!

  村长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应该阻止一下自己的那个疯老婆。人家寡妇的下面还是紧紧的,水水的,而自己老婆的皱巴巴的,干涩涩的,弄起来总是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两个人都咬牙切齿的,纯粹没啥舒坦的。

  村长一念至此,不禁情愫暗生,双手捧住寡妇的脸蛋,看到她那红艳艳的嘴唇,白如编贝的牙齿,下面的大龙就呼噜噜的朝上翘了。

  他一想到自己的几把要被这么好看的嘴巴给唆来唆去,心里就开始乐的不行。

  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先冲她一嘴再说!

  村长任凭寡妇双手摩挲,裤带轻解,任凭自己的大龙呼噜一下从跨中弹出。

  她也任凭寡妇柔指缠绕,任凭寡妇双手揉搓。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出了一口爽快的气。

  他看到寡妇慢慢的跪在了自己面前,然后,他看到檀口轻启。

  那红紫红紫的光头,噗兹一声就隐没在了两片红唇之中。

  轻轻的唆吸了几口,寡妇吐出蘸满唾液的光头,抬头问道:“舒服吗?”

  “舒服舒服!就是不够深......”村长满意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

  寡妇说完,又一次张口殷桃小嘴,一口含住了大半截子。

  “嘿嘿,这样子的话,甚好甚慰!”村长满足的说道,“差不多要顶到你的嗓子眼眼了!”

  “嗯......”寡妇忙于吞吐,象征xing的点了点头,代表自己听到了村长的意见,然后她又努力地托住村长的屁股,脸使劲朝前挺着,尽量将村长的物件吞的完满一些,几次尝试,果然整根全部进入了寡妇的喉咙。

  村长爽的直骂娘,双手扯住寡妇的头发,催促着让寡妇稍微动一动看看。

  ----------------

  “放心吧嫂子,他绝对不敢来。”

  “可说不上。我还是怕。万一来的该咋办。”

  “好办。有寡妇在。”

  “万一来了呢?我是说万一。”

  那天晚上,棒子在离开的时候,和小娥在门口说着。

  “万一来了,让寡妇出马。你放心,寡妇不是吃素的。她是个好女人。敢爱敢恨。我能看的出来。”棒子胸有成竹的说道。

  “嗯呢。可是......”

  “别担心了嫂子,你放心吧。你到时候就直接找个机会遛。在溜之前,你最好跟寡妇交代好。”

  “交代啥?”小娥抬脸问道。

  “村长不是经常说‘你有本事,来把我的球咬掉’吗?”

  “嗯。他经常这么骂人。”

  “我觉得寡妇有这个本事。”

  “你是说......”

  “没错。”棒子亲了亲小娥的额头。

  小娥替寡妇换洗完下身后,照看着寡妇躺了下来。

  “谢谢你,小娥。”寡妇笑着说道。

  “你也别跟我客气了。都是苦命人。”小娥低下头来。

  “是吗?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是苦命人。”

  “嫂子......”小娥挣扎良久,终于向寡妇道出了实情:

  我有一次去玉米地锄草,突然发现村长从里面窜了过来。我当初还以为他找我是说说话,哪曾想......”

  “原来你也是村长胯下的女人。”寡妇叹气说道。

  “唉。当时我也是半推半就。我男人走了很久了,你是知道的......村长就说了许多话,我也一时糊涂,就心动了,然后他就把我压在身下,掏出来他的那个......”

  小娥头低着,说不下去了。

  寡妇理解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说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别在惹这个男人。我的下场你看见了的。”

  “还没有过去。”小娥摇头说道。

  “什么意思?”

  “村长一直在纠缠我......”

  “畜生!”寡妇突然面部青筋暴涨,颤抖着吼了一声。

  “事情还没有结束,我怕他再来找我......他欺辱我也就罢了,我是担心我的棒子。你是知道的,你也听见了的,我不愿意因为我,而让棒子受到牵连。我很清楚村长手里的权力。”

  “一个几把村长,有他妈的逼权力!”寡妇愤恨的骂道。

  “有的有的......虽然不大,可是很要命。棒子是个很有前途的青年,我老是听人说,棒子很可能是飞出雾村的一只金凤凰。我不大明白这句话是啥意思,我猜他们说的是棒子学习很好,将来是要考上大学的。但你知道的,考个学,存上要对他的祖宗三代进行审查,如果审查不过,棒子的这条路就堵死了。而这个权力,”小娥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村长的手里。”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